作者归档:01zhou

更新

上一次认真写东西似乎是在2014年9月,一年半了。
这一年半发生了太多事情了,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刺激的时段了吧。
如果一年半之前,有个人跟我说一年半之后的你会加入G社;你会在你最喜欢的地方做着你最喜欢最擅长的事情;你会找到属于你的ENFP;你会对生活充满信心和希望……那我一定会把那个人打死。。

大概在2014年8月底,我收到了G社的Recruiter的邮件问我要不要再去面试一下。
当时我已经口头答应了我研究生时的老板说要去读他的PhD,但是还是决定去试一下。
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工作上的老板(之后被证明这是非常愚蠢的行为),请了一天假,飞去加州山景城面试。

面试得不是很好。
第二轮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了我一道多线程的题目,我直接跟他说我不会做给我换一题。
第五轮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了我拓扑排序的复杂度。我明明只需要静下来想一下就能算出结果,但是大概因为太实在累了,我盯着白纸发了大约二十秒的呆,然后跟他说我不会。
总之失败的地方还蛮多的。不过好在最后拿到了Offer。

然后我之前上班的地方的老板就不爽了。
当时天天找我谈话,一开始说你能不能不要走,后来说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可以把你的Offer取消掉,最后说你要是走了我就去法院告你。
我还真的怕了,花了好几十美刀找了个律师,给他看了合同问他我辞职了他会不会真告我啊。
律师花了三秒钟找到了合同上的“at-will employment”的字样,跟我说你随便辞。
然后我就辞了。给了4周的notice。我觉得仁至义尽了。

当然跟研究生的老板也讨论过这个事情。总的来说他也是有点不爽。但是最后我觉得他还是挺为我高兴的。

然后我就搬家到了加州。开始新的工作。

(剩下的要不下次写吧-,-,又犯懒了)

INTJ

这东西,每几年做出来的结果都会有点不一样呢。
这次的结果是INTJ。
(好像上次的结果是在大二,当时的结果是ISTP)

Introvert(56%) iNtuitive(12%) Thinking(50%) Judging(56%)
You have moderate preference of Introversion over Extraversion (56%)
You have slight preference of Intuition over Sensing (12%)
You have moderate preference of Thinking over Feeling (50%)
You have moderate preference of Judging over Perceiving (56%)

有时候也在想,只用4个字母把人类的性格分成16类,很多问题反而会方便多了。
这是……在提取feature的感觉吗?

周末

平时周末都是睡觉打游戏再睡觉的,今天突然做了点有意义的事情。

前两天偶然看到Wordpress出了4.0
所以考虑了一会儿之后决定换一家主机然后顺便把wordpress也升级一下。
(顺便也有一些其他的想法)

于是今天找到了现在用的Digital Ocean,选了一台Ubuntu的主机,安装软件包,dump数据库,然后把博客搬了过来。
多亏了这一年以来的训练,一年之前这些事情估计我都还不会吧。

唯一的问题是之前更老的博客用的是Access数据库,这个暂时没办法也不打算解决了。

然后在博客上开了一个代理服务器,或许可以帮助到国内的同学翻翻墙什么的。
这个想法来自于tsunagarumon,一个日本人的日本VPN网站。

然后想再开一点端口跑点自己用的服务什么的,反正现在的服务器用起来自由多了,很好。

夢追人

在大漩涡看到一篇帖子在讲KOKIA,于是点了进去。在推荐的歌单里喜欢上了这首歌。

夢追人

一番高い所に登って
一番光る星を掴んだ
一番辛い道を選んで
一番強い心をまとった

海を渡る風が吹いた
カシオペアが近くに見えた

夢を追い続けた
そしてここまで来た
でもどうしてかな
熱い涙が止まらない

うつむきかけた時
君の顔が見えた
差し出された白い腕が
翼に見えた

いろんなことを経験したね
あんまり先を急がないでね
いろんな人に巡り会えたね
そんな旅なら悪くはないさ

オリンポスの丘の上から
女神様の歌が聞こえた

夢を追い続ける
もっと遠くへ行く
でもどうしてかな
いつもみんなにいて欲しい

一番星よりも
夏の星座が好き
君がいれば夜を越えて
銀河になれる

君がいれば夜を越えて
銀河になれる

君がいれば夜を越えて
銀河になれる

一件小事

下班回家,在巴士上睡过了头。
以前虽然也一直在巴士上睡觉,但是总能在即将到站之前奇迹般地恢复意识,所以倒也无事。只是我一直隐隐知道总有一天我会睡过头。

于是今天就睡过了。

醒来后,我把视线投向窗外,夏天晚上8点的新泽西还是像上海的傍晚一样亮。
我用了3秒钟清醒了一下自己,确认了睡过头的事实,然后按下了停车按钮。
我站起来,走向前门准备下车。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是昏暗的巴士里最后一位乘客了。

不知为何司机似乎看出来我本不打算在这里下车的样子,于是问我认识不认识路。
“好像不认识”,我又看了看窗外,老实回答道。
“坐下,我送你回去”
大概是因为刚睡醒,又大概是因为他带有口音的英文,我一时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坐下”,司机又重复了一遍。
我只得坐下。

随后司机在前面的一个路口右转,稍后又右转,过了两个街区之后我终于又知道了我在地图上的位置。
不久之后,司机把我放在了我的家门口。我连声道谢,他连声道不用谢。

目送公交车开走之后,忽然想起来晚饭还没有买,于是就去超市买吃的。
这样算来的话,如果当时回答“没错我认识路就是这里让我下去”的话说不定还能少走点路。
但是现在这样,心情却是感到无比温馨。

司机是一个大约60岁的中年亚裔男子。
以前在Grand Central上班的时候,每天早晨坐的就是他的那一班公交车。不知为何,我当时就一直记得他。

唉,看来最近有点累了呢。下次上公交要记得设闹钟了。

一个很温馨的故事

今天在刷yahoo知惠袋的时候看到的这个帖子
真的好温馨啊,于是转帖翻译过来。

标题:无法忍受自己对妻子生气(或者伤心?)。很讨厌为了这么点小事生气的自己。

正文:

我在14年前与妻子结婚。在那年妻子的生日上我对她说
“我每年都做你喜欢吃的东西来为你祝贺生日吧”
妻子说
“好啊,那就烧卖吧”
然后本不怎么会做的我很努力地就做了烧卖给她吃。
第二年,问她想吃什么,她又说烧卖,于是第二年也做了烧卖。14年来每次妻子的生日都会做烧卖给她吃。

妻子的父母身体有点不大好,于是为了赚钱8年前妻子也工作了,还得看望老人。所以我就承担起了包括做饭在内的家务。所以8年来我一直在为家里做饭。

考虑到妻子喜欢吃烧卖,所以哪怕不是生日的时候我偶尔也会做一些烧卖,全家一起吃。

以上是背景。

昨晚,我问妻子
“似乎又快到你的生日了,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妻子说
”唔,生日的时候想吃烧卖“
我说
“好的,知道了”
结果妻子说了一句我不敢相信的话
“但是烧卖有点难弄呢。你会做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不是一直在做么”
妻:“啊?我从来没吃到啊”
我:“不啊,我每年都做啊。(对女儿)爸爸做过烧卖的吧?”
女儿:“是啊,每年妈妈生日的时候爸爸都做烧卖的。我生日的时候爸爸做的是XXX(女儿喜欢吃的东西)”
妻:“啊?真的吗?”
儿子:“每年都是烧卖啊”
妻:“额,记不大清了。那么总之你会做的吧?”
我:“会做啊”
妻:“太好了!好期待啊”
我:“。。。。。。”

后来,孩子们不在的时候,我说到
“特别为你做的你却忘记了,好伤心啊”
妻子为我道歉了,但是她好像真的不记得了。

我知道妻子确实有点粗心,小事情都不怎么记得
但是,生日每年都为她做的食物她却忘记了,是不是太伤心了?
而且我8年来一直在做各种各样的烧卖,为的就是看到她高兴的样子,唉。。。。

对妻子有点生气。也可能是伤心。
但是,想到自己为了这么点小事而生气,觉得更是伤心。
这个感觉,你们懂得吧。
只是烧卖而已,我真是白痴。

(然后下面就是回答了,大部分都是开导楼主安慰楼主的,排在第一的是楼主选的最佳答案)

最佳答案:

会不会是你妻子对烧卖的理解有问题?比如是不是把煎饺或者春卷认为是烧卖了?要不准备一些点心的照片,看看她能不能正确选出烧卖来?

最佳答案的回复:(也就是楼主的回复)

还真是这样!
妻子说的烧卖是拉面上的肉,那不是叉烧吗。。。她吃烧卖的时候一直以为那是蒸饺。
对不起我之前有点太激动了。还有,谢谢大家!

===

呜呜呜呜好感人啊,当时看了都快要哭出来了。

Seishun

今天上班的时候突然想听一些除了ももクロ之外的歌,然后不知为何就想到了那个邮箱。

曾经还是百度field吧吧主的时候,分享过一个邮箱。然后我把Field of View和浅岡雄也的CD转成MP3然后上传上去和大家分享。
虽然如此但是其实这个贴吧几乎也就只有我一个人,field of view也是早在2002年就已解散的乐队,主唱浅岡雄也大概更是没人知道。

时隔好几年,我依然记得邮箱的账号和密码,登录,筛去300多封垃圾邮件之后便是那些歌了。

第一首点开的歌是浅岡雄也的「オレンジ」。
就在听到前奏第一个小节的时候,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嗯,我想到了大一春天时,
深夜寝室熄灯断电之后在无人的走廊上,我一边做俯卧撑,一边背日文单词,一边听的就是这首歌。

这张CD是从日本买回来的,从日本回来之后我就开始准备1级考试,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以后要去日本留学。

呵呵,那个时候自己周围的人,那个时候自己关注的东西,那个时候自以为自己将来的生活,都和现在的完全不同。
想到了这里突然有点想哭,虽然明明没有什么值得伤感的东西,但是就是突然有点想哭。

真是很神奇,每一首歌都能让我回忆起一小段的记忆碎片,就几秒,但是却又很清晰。

我想起了大二冬和好友在光华楼考前复习工程数学的那个教室;
我想起了那天在晚上和同学出去买夜宵时聊天的话题;
我想起了那天去医院看望爷爷后坐在在回程的公交最后一排座位上看到的窗外的风景;
我想起了高三翘课在社团机房里打游戏时吹过的牛B。

然后,我关掉了播放器。

长周末

今天是上班以来的第一个假日(Memorial Day,五月最后一个周一)。我不知道是怎样的memorial,也无意知道,总之能放假一天就够了。
但是,最终还是跟别的所有的程序员一样,放假只是意味着可以在家里选一个舒服且不那么优雅的坐姿干活而已。

前两天感冒了。周四约好和同学吃饭结果早到了10分钟,偏偏对方又晚到了10分钟,又偏偏纽约那天又出人意料的冷。在街上吹了20分钟的寒风之后,下午发现喉咙开始发痛了。
回家了路上路过pharmacy盯着感冒药的柜台看了半天决定最终只买一罐维生素C(虽然我知道维生素C对已经发生的感冒是没有作用的)。
周五起床发现喉咙依然痛不过神志还算清楚所以还是去上班了。
周六的时候从一个小箱子里翻出了当年从国内带来的康泰克,欣然服之。
周日发现好像感冒好了,只是头还点晕,不过应该只是因为这几天每天睡14+小时的缘故吧。

说来还是挺慌的,这是来美国第一次生病,而且还是在没有保险的时候。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宁可自己迟到让别人等出门要看天气预报的温度那一栏。

最近在看《白夜行》。
很久之前就买了但是因为看上去太厚不敢看的一本书。现在大约看了一半。
总的来说基调非常压抑黑暗,好几次我都像把这本书扔了然后好好打把游戏再也不去想它了。
我觉得继续读下去我会对人性绝望的。

还有一件值得庆祝的里程碑般的事。
周五我提交了第一个pull request,然后通过了。
所以现在Raven-AS3的贡献者里面也有我的名字了。
虽然人家只是漏掉了一个括号而已。
但是漏掉括号的代码为什么会被push上去?搞不懂。

现在有种当年在百度百科里面找错别字,然后看自己的名字在各大词条的编辑者里面出现的感觉。
哈哈哈真是幼稚。

Momokuro?

说来真是奇妙。

周末在玩D3,甚是无聊,于是在后台打开了youtube随便找了个最近某年的oricon合集放了起来。

大部分的歌都让我很失望——为什么现在JPOP已经堕落成了这个样子了。
当我一边叹气一边在游戏里杀戮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这首歌。

切出了看了一下歌名,原来是ももクロ的「サラバ、愛しき悲しみたちよ」
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我居然会被这首歌吸引。
感觉上就像理性告诉自己不可以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想一遍又一遍地听它。

最近上班的时候也在听它。戴着耳机一边听一边敲代码。
已经无可救药了。

不过确实很好听啊。

不行不行,我得专注于现实世界才行!

两周前把「1Q84」看完了。果然和村上春树大部分的小说一样结尾含含糊糊地突然就结束了。
我就知道我应该从一开始就列一个清单。每当一个悬念被设下我就要记录一行,当这个悬念被解开的时候再把这一行划掉。
这样的话,「1Q84」读完之后这个清单上剩余的项目至少可以写满两张A4纸。
相比之下挪威的森林真是很规矩的小说。

于是上次去BOOKOFF的时候就彻底放弃了村上春树,而买了几本东野圭吾的小说回来。
上周看完了「むかし僕が死んだ家」。
真是一本非常合我口味的小说,这才叫小说嘛!
这本书最后的部分是我周五下班后到家边吃饭边看完的!要知道我平时从来都只有在车上才看书的。这本书根本就停不下来啊。

现在在读的是「ゲームの名は誘拐」。目前为止感觉良好。
果然推理/悬念小说才是我的菜啊。

3月30日

周末开始下雨了。
算是挺大的吧。
看来家门口的那个小雪堆是没法熬到4月了。

今天中午,在雨停的时候,去了附近的Stopshop买了20刀的巧克力,然后下午一边啃一边在看「失恋ショコラティエ」
其实也并不是非得是巧克力不可,只是觉得这样可能会更有意境而已。

最近的生活真是越来越单调了。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平时可以跟实验室的PhD们聊天,周末可以跟老黑他们边YY边WOW,偶尔还可以跟FTs他们互喷,
现在谁都没有了。只有在去中餐馆点菜的时候才能说两句中文。

其实现在这样挺好的,大部分的时候还是很喜欢现在的生活的。
对自己的时间有绝对的支配,每天的生活极度规律不会有意外,也不会因为周围的人毫无逻辑的言论而感到不自在。
只是偶尔会有那些时候,发现了什么好玩的,有意思的东西,却没有人可以说。

比如得知Stackexchange出了中文版了;
比如看到Facebook上很精彩的LOL同人图
比如在看SD重制版的时候突然回忆起了童年觉得好感动;
比如在D3里打到了一件好装备;
比如像「失恋ショコラティエ」里那样跟谁聊聊天。

不过没事啦,
生活就是这样,不能选择不被别人打扰而只能自己去打扰别人。
相比之下现在这样的状态还是挺好的。

现在每天有变化的,只有上下班时,看的小说里的情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