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

下班回家,在巴士上睡过了头。
以前虽然也一直在巴士上睡觉,但是总能在即将到站之前奇迹般地恢复意识,所以倒也无事。只是我一直隐隐知道总有一天我会睡过头。

于是今天就睡过了。

醒来后,我把视线投向窗外,夏天晚上8点的新泽西还是像上海的傍晚一样亮。
我用了3秒钟清醒了一下自己,确认了睡过头的事实,然后按下了停车按钮。
我站起来,走向前门准备下车。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是昏暗的巴士里最后一位乘客了。

不知为何司机似乎看出来我本不打算在这里下车的样子,于是问我认识不认识路。
“好像不认识”,我又看了看窗外,老实回答道。
“坐下,我送你回去”
大概是因为刚睡醒,又大概是因为他带有口音的英文,我一时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坐下”,司机又重复了一遍。
我只得坐下。

随后司机在前面的一个路口右转,稍后又右转,过了两个街区之后我终于又知道了我在地图上的位置。
不久之后,司机把我放在了我的家门口。我连声道谢,他连声道不用谢。

目送公交车开走之后,忽然想起来晚饭还没有买,于是就去超市买吃的。
这样算来的话,如果当时回答“没错我认识路就是这里让我下去”的话说不定还能少走点路。
但是现在这样,心情却是感到无比温馨。

司机是一个大约60岁的中年亚裔男子。
以前在Grand Central上班的时候,每天早晨坐的就是他的那一班公交车。不知为何,我当时就一直记得他。

唉,看来最近有点累了呢。下次上公交要记得设闹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 = 2